今天蓝二偷鸡了吗_

不定时产粮小窝!微博@还养得起野男人吗_

恋与制作人——竖琴——君望鹣双片段

真的无敌垃圾了
录了快两个小时了

大家随便听听好了……

两年前的半成品……
然后
算是个橡皮章复健吧两年多没刻了……
兄弟们
我又累又瞎
四舍五入算一天完工吧,两年前我也就刻了一天不到
真的要瞎了,有好多五官被不小心刻掉了,偷偷在印出来的图上补画上去了……

现在可以初步判断洛洛大概也是黑天鹅那边的人。毕竟他已经出现在组织里了(他发现许墨删掉了女主的资料)
p1-6是7-23的内容。洛洛刚刚发完邮件,女主就收到了来自白起的短信。信息里说犯人的邮箱突然出现了一封犯罪指令,注意,是突然,我觉得这不难联想到和刚刚周棋洛发的那封与黑天鹅有关的邮件。
p7-9是我百度搜到的一些内容。注意前面的图周棋洛输入的helios,赫利俄斯。p7是奥林波斯十二神,我假定这个就是黑天鹅那高层的十二个人(里面有Ares无helios)。p8所讲的大概就是说helios不属于那十二神,但是属于奥林波斯神系。如果说是这样,可不可以间接认为周棋洛不是黑天鹅那十二高层之一,但是他属于黑天鹅。p9放出来就不知道有什么意义……但就是想放一下。通过这个应该也可以看出来许墨对自己的狠,以及他说的那句战争才刚刚开始(大概这样??)都可以和Ares相照应。
顺便
度娘里写着Ares有13个情人,如果我没数错!
所以这就是许墨如此会撩妹的理由吗!!

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目前我们依旧不知道许墨的evol。但是从造梦,催眠,屏障,空间折叠可以看出他的evol可能不止一个。白起说过黑天鹅17年前改造过一个evoler,但是不知道去了哪里。假设这个人就是许墨,那他隐瞒身份也不是没可能,反正他们了解的黑天鹅内部人员信息没多少真的。许墨游戏设定为26岁,去掉17年是9岁。第九章许墨和女主看到的小许墨是八岁,那时候女主还未到五岁。之后车祸的梦境里许墨的父母都身亡了,可能因此许墨也被送到了孤儿院。假设这时候许墨已经九岁了,那女主可能也五岁了。这就刚好两个人都在孤儿院。许墨可能在那时被黑天鹅的人做了实验。

香炉(深夜小车车)

*来自同学的点文,不知道叫啥就还叫香炉好了
*由于是个车怕被吞了所以大家需要移步连接……
*前面与车无关剧情略多,如果不想看可以选择直接跳过

    自从蓝忘机和魏无羡结为道侣后,四处周游,几乎是哪里有走尸哪里就有夷陵老祖。人们自然而然的分成两派,一派认为魏无羡表面行侠仗义实际上是继续走邪魔歪道苦炼凶尸,另一派则逐渐转变对魏无羡的看法,认为他就是行侠仗义,况且有含光君相伴,怎可能再堕落到那般地步。
    不过,夷陵老祖怎会管世间这些言论,只要有蓝湛陪着不就好了。
    “蓝湛蓝湛,说起来你也好久没有回云深不知处了吧?都不回去看看你哥,看看你叔父,小辈们,看看你养的那些小兔子?”
    “我原也打算过几日便回去。”
    “嘿嘿,那你屋里那些剩下的天子笑……”
    “云深不知处禁酒。”
    “你好像说过我没关系的吧!”
    “从未。”
    “那就是说过了!”
    “……”
    “走咯小苹果!去姑苏咯~看你喜欢的妹子,兔子,我就喝我喜欢的天子笑,哈哈!”说着,魏无羡拍了一下小苹果的驴屁股。
    “云深不知处内禁止……”
    “哎呀蓝湛我又不会去惊扰女修你就别把家规扯出来了!”
    “未必。”蓝忘机说着,眼神飘向了远方。

    云深不知处内。
    小苹果还是老样子,冲进那片草地和蓝忘机的兔子们闹。
    “含光君!!”
    正在专注玩兔子的蓝忘机抬头一看,发现是蓝思追和蓝景仪。
    “含光君你回来了呀啊还有魏前辈……”蓝思追正说着,被蓝忘机打断。
    “喧哗。”
    “……我错了含光君。那个,蓝先生找你去……”
    “知道了。你去吧。”
    “是。”蓝思追和蓝景仪行了礼后,便退下了。
    “哎呀,蓝湛,看思追那小眼神儿,我觉得你叔父找你八成没好事。”
    “无妨。”
    “那我就不露脸了,免得你叔父又气到吐血。”
    “好。”
    蓝忘机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咂咂嘴摇摇头,心想可怜的蓝湛肯定又要被蓝启仁骂了,骂着骂着肯定又要扯上我,他的得意门生就这么毁我手里了。
    不再多想,魏无羡也转身离开那片草地,进了蓝忘机的静室。

    “叔父大人。”蓝忘机向蓝启仁行了礼。
    “哼,终于肯回来了?”蓝启仁的语气里听着尽是不满和责备。
    “嗯。在外夜猎太久,也该回来看看。”
    “哼,我还以为你和魏婴那混小子在一起久了还舍不得回来了呢!”
    “并非。”
    “并非?你和他……”
    “我和魏婴已然三拜,结为道侣,无论您说什么都无法改变。”蓝忘机出言打断了蓝启仁。
    “混账!蓝家没有你这出格弟子!”蓝启仁气的一甩袖子,把手中的茶杯“嘭”的摔向地面。
    蓝忘机见此不再说话,低头行礼于蓝启仁。
    蓝启仁拿起桌子上的一本蓝家家规,“抄!倒立着给我抄!不抄完不许站着!”说完便负手离去。
    “……是。”
    蓝忘机捡起地上的那本家规,目光淡然。
    “忘机,这下你可是真气着他了——”
    “……兄长。”
    蓝曦臣从门内进来,“忘机,你和魏无羡……”
    “兄长。”
    “好吧好吧,不提。你还是赶紧去抄吧,不然叔父又要训你了。”
    “无妨。”
    “……好吧。你这性子真是大不如从前了,我可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生气了。不说了,我走了。”
    “兄长可是刚刚出关?”
    “嗯。所以你要来和我谈心吗?”蓝曦臣笑着看向蓝忘机。
    “嗯。如果有时间。”
    “好,我等你。”说罢,便离开了。“唉,估摸着是没时间了。抄完家规还得陪他的小魏婴呢……”

    “唉,也不知道蓝湛怎么样了,蓝老头子训他没。”魏无羡无聊的把玩着陈情,突然想起来之前自己说要把蓝忘机私藏的几坛子天子笑喝了,忙把陈情扔到一旁,去捞那几坛子酒,不巧和蓝忘机的避尘相碰,传来一声闷响。
    “嘶……蓝湛今天居然没有佩剑,真稀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管不管,我魏无羡今天就要破……噗!”刚刚进口的酒一口喷了出来,“蓝……蓝宗主?你怎么?”望着门口突然出现的蓝曦臣,魏无羡忙把天子笑往别处藏,可是已经晚了。
    “魏先生,喝酒呢?什么好酒啊?”蓝曦臣嘴上虽是这么说,可是脸上已然写着“我什么都知道哦”的表情。“看样子忘机这些宝贝可全给你喝了啊……”蓝曦臣无奈的摇摇头。
    “……你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去平时蓝家人倒立罚抄的地方走走。”
    “为什么?蓝启仁又要让我抄什么?”
    “不是你……”
    “蓝湛……蓝湛?”
    “你和我来就知道了。”
    魏无羡才不想和蓝曦臣一起慢悠悠的去呢,拔腿就往外跑。
    “……看样子根本不需要我。”

    蓝忘机来到了平时蓝家小辈们罚倒立抄家规的地方,摆好笔墨纸砚,将抹额咬在口中,开始倒立抄书。
    不远处传来一阵蓝家小辈们嘻嘻哈哈的声音,这些并没有影响到蓝忘机,可是这声音却在他们看见蓝忘机之后戛然而止。
    “思追……那是……那是含光君?”
    “不会吧,怎么会是含光君呢,我就没怎么看到他被罚抄过啊。”
    “不不不,你仔细看!”
    蓝思追只好凑近了看,发现真的是蓝忘机,忙拉着蓝景仪和其他小辈向蓝忘机走去行礼。
    “含光君……!”
    “嗯。”蓝忘机并没有看他们,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含光君这是怎么了,看样子蓝先生对他发火了……”
    “是啊是啊,也不知道蓝先生他和含光君说了什么。”
    “不会太过火吧,泽芜君好像也在呢。”
    “景仪。”蓝思追悄悄的喊了一声蓝景仪,让他不要在背后论事。
    蓝景仪连忙闭嘴。其他小辈也不出声了。
    “……蓝湛,蓝湛,蓝湛!”远处传来了魏无羡呼喊的声音,蓝忘机这才微微抬头,望向飞奔而来的魏无羡,后面还有悠悠走来的蓝曦臣。
    蓝家小辈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该出现在这里,便和蓝忘机道别,纷纷离开。
    “蓝湛……蓝湛!那老头子怎么罚你了?啊?还倒立?”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淡然的摇摇头。
    “魏先生,这可有你的‘功劳’。不过我向来不怎么管忘机和你的事,叔父那么生气,本来我想出手拦的,可是……”
    蓝曦臣瞥见了蓝忘机的眼神,不再说话。
    唉,不得了不得了,兄长都管不住了。
    魏无羡一听蓝忘机被罚和自己有关,一时也说不出话来。转头向蓝忘机的静室里走去。
    “忘机,他今天居然没有闹。”蓝曦臣看着魏无羡的背影,不禁感叹道。
    “……”
    “……算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你接着抄吧。”蓝曦臣一个转身,差点又撞上了飞奔而来的魏无羡。
    蓝曦臣看着魏无羡,揉了揉眼睛。
    这是魏无羡?
    真的是魏无羡?
    “蓝湛蓝湛,既然和我有关,那我就和你一起抄好了!”说着,魏无羡便把从蓝忘机静室内带出来的笔和纸放在地上,蘸一些墨,倒立和蓝忘机一起抄。
    “……不必。”蓝忘机咬着抹额,勉强挤出这两个字。
    蓝曦臣突然也觉得自己好像不太适合在这里,便也悄悄离开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狗刨一般的字,无奈摇头,也不再多说。
    “唉,你说蓝启仁也是无奈,你这么个完美的人儿就这么毁我手里了不是,可是谁让我喜欢你呢!恰巧你又喜欢我,也不是我死缠烂打你,你们家老头子不生气才怪呢!哈哈哈哈哈哈我都能想到他那想列举咱俩不可言述的事迹却又难以启齿的样子哈哈哈哈……”
    “魏婴。”蓝忘机又从齿间里挤出来两个字。
    “好吧好吧不说了,接着抄。”魏无羡顿了顿,“反正,我就是喜欢你。我觉得喜欢本是一个人的事,但互相喜欢就是两个人的事了。你因我而被罚,所以我要陪你一起被罚咯!”
    蓝忘机不再说话。

    待到蓝忘机抄完,已经是到了晚上了。看着一旁睡熟的魏无羡,蓝忘机并没有表现出特别惊讶,大概早就猜到魏无羡根本撑不住。收拾好抄完的纸张放在一旁,一手捞起魏无羡往静室走去,把魏无羡安顿好后,再把抄完的家规放到了蓝启仁房间门口。蓝启仁并不在,可能是去进食了。蓝忘机也没再停留,回了静室。
   
    其实魏无羡早醒了。
    他整个人瘫在床上根本不想动,虽说抄着抄着就睡着了,但是之前那段时间可是让他胳膊酸的不行。这下他大概明白蓝忘机是怎么练出来那惊人臂力的了。
    可这重要吗。
    他夷陵老祖还是把怎么样才能撩到蓝湛这事放在第一位。所以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之后,魏无羡飞速拉上被子,假装在睡觉。
    “魏婴。”
    “……呼……”
    “魏婴……”
    “……呼……”
    “你醒着。”
    “……蓝湛你怎么这么不通人情呢!”
    “醒着又何必要装睡。”
    “我累啊~”
    “那就睡。”
    “……你叔父没说什么吧?”魏无羡觉得无法和蓝忘机纠结到底睡不睡,于是转移了话题。
    “他不在。”
    “哦……那也好,免得一顿训。”
    “免不了,早晚的事。”说罢,蓝忘机看了一眼魏无羡。
    “……嘿嘿。”
    蓝忘机不再理会,起身往外走。
    “蓝湛,你去哪?”
    “沐浴。”
    “沐浴……沐浴……诶蓝湛你等等我!!”

    魏无羡感叹终于见到一个可以让他俩都坐进去的木桶了。一想到上次在小旅馆里蓝忘机一巴掌把木桶拍烂了,嘶……
    “诶蓝湛蓝湛,水再热一点嘛!”
    “……好。”
    本是蓝忘机先想过来泡一会儿的,没想到他竟然开始伺候起了魏无羡。
    当蓝忘机提着热水回来的时候,发现魏无羡居然趴在木桶边上睡着了。小心翼翼的把热水加入,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抱着魏无羡就这么坐着。

https://shimo.im/docs/EElJkGfY0DML0wya
(车↑)(点不开见评论区)

    “如果那个梦是真实的该多好。”
    “……别,我可快被你搞死了!夷陵老祖认输了!”
    “我的意思是,我等你的时间,就不会有漫长而又无果的十三年。”

【叨叨】
    首次开车……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有种写的面红耳赤的感觉(-ι_- )
    感觉人设崩了崩了崩了崩了

【周棋洛4.9生日贺文】
*女主采用官名悠然
*灵感源于周棋洛生日限定sr【在心海间】
*我觉得生日派对可能会变成告白大会【慌张.jpg】
*部分剧情参照周棋洛“告白之约”。

    再过几天,就要到周棋洛的生日了。B.S.公司那边也是忙个不停,为周棋洛的生日派对做准备。
    嘴上说是要做薯片蛋糕……实际心里还是有点小纠结的。因为我的手艺并不怎么好……可能真的就做成了悦悦口中的“黑暗料理”。
    算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自己挖的坑跪着都要填!自己提出来的做薯片蛋糕跪着都要做出来!哪怕是!黑暗料理!

    再接下来的几天内进行了无数次实验后,这个薯片蛋糕在周棋洛的生日前一天……终于成型了!一堆薯片!放上一块巧克力在中间,写着“祝世界第一可爱的周棋洛生日快乐!”,旁边还插着一些蛋卷……
    但是好不好吃就不知道了!
    悦悦他们看着我满身蛋糕粉,脸上还有奶油的模样……
    “老板,你还是算……”
    “算什么算!我不是做出来了吗!”
    “可是你把自己弄得好脏……”
    “……你来试试??”
    “算了算了。老板最棒!”
    唉,这一个个的。
    总觉得蛋糕上面还缺了点什么……左看又看,发现还剩了一些食材没有用,又做了一些星星样子的饼干放在上面。
    嗯。看着……
    挺乱的。
   
    周棋洛生日当天,我应邀去了他的生日派对现场。沈远把我带到了一个可以离周棋洛最近的位子上,说这是周棋洛专门安排我坐在这里的。当然,我也把准备好的薯片蛋糕交给了沈远,让他帮我藏在后台,不让周棋洛发现。等到派对结束,粉丝离场,我再单独给他过生日。
    台上的周棋洛永远是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我还发现他总是在向我这边看,盯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粉丝们总是一如既往的热情,而周棋洛也很开心的同他们交流,唱歌给粉丝们听,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分享给大家,好像今天过生日的不是他,而是他的粉丝。
   
    终于等到散场。
    我依旧乖巧的坐在我的专属座位上。周棋洛目送粉丝离开后,从并不高的舞台上跳下来,站到我面前,俯身看着我,说道:“薯片小姐~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做呀?”
     “你跟我来!”我二话不说拉起周棋洛就往后台跑。我让他乖乖待后台休息室里,我则去把沈远准备好的蛋糕车推过来,出门之前还不忘把灯给关掉。
    “你要是出来,我可就生气了!”
    “好好好,薯片小姐,我不会出来的,我保证!”
    这下我才放心。

    我在黑暗中推着蛋糕车,蛋糕上插着小蜡烛,借着这微弱的光我慢慢走向周棋洛,我也看到了他脸上惊喜又温柔的表情。
    “♪即使繁星坠落,即使世界末日,在我眼中,你依旧是最耀眼的星。我挚爱的你,闪亮的你,永远都不会改变。今天的我,想向全世界大声宣告——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to you!♪”
    这原本是周棋洛的原创歌曲,我把最后的“我爱你”改为“生日快乐”唱给他听。
    “周棋洛,生日快乐!”
    “希望又长大一岁的你,可以收获更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你,也希望可以看到一个更加努力的你!”
    我把薯片蛋糕推到他面前,“许愿吧!”
    他沉默。
    “什么嘛……”
    “啊?”
    “我以为……我以为……”他慢慢靠近我,虽然光线不好,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的脸,很红。
    “我以为……薯片小姐要对我……表白……”他说完,低下了头,我的额头上一片温热。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这首歌可是被称为“爱的告白”。
    “薯片小姐,谢谢你!”
    “那个……我也没做什么啦!你快吹蜡烛然后吃蛋糕!”
    “好。”
    周棋洛闭上了眼,开始许愿。须臾,他吹灭了蜡烛。
    我摸索着把灯打开,没想到被他黑了一手!
    我的脸上被周棋洛抹上了一大把奶油!
    “周棋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薯片小姐不要生气啊这样也超可爱的是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唔!”
    我切了一大块蛋糕,趁他大笑的时候一把塞进他的嘴里。
    “安静了。”
    “……好吃!薯片?蛋卷?小饼干?这么有创意的蛋糕我还是第一次吃!而且好好吃!”
    “你喜欢就多吃一些,反正是专门做给你的~”
    “薯片小姐……你真好!”
    “啊?”
    “因为之前都没有一个人专门给我准备惊喜,只有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的,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感觉……很幸福!”
    我看着他那一本满足的表情,不禁笑出声。
    “馋猫洛,擦嘴啦!嘴边都是奶油!”
    “不要!谁弄的谁负责!”
    “……别闹!”
    “不行!寿星不开心了!”
    我只得拿纸帮他擦干净。
    “不行!不要纸擦!”
    周棋洛又抹了一些奶油在嘴上。
    他又暗示性的指了指嘴。
    “……”
     “薯片小姐~~~”
    “我可以……”
    “不可以!”
    我是不好意思才想拒绝的……
    “好吧。”
    我闭眼向他凑过去,还没碰到他的嘴,就觉得被一股大力往前拉去,周棋洛主动吻了过来,把奶油都蹭在了我的嘴上,开始细细品尝。
    “……唔!”
    “薯片小姐要乖,这样我才不会咬到你~”
    “……”我只得绷紧身子,任他的唇从我的唇上游移到脖颈,最终停在锁骨处,轻轻咬了一口。
    “骗子!说了不咬的!”
    “那只是不咬你的嘴……”周棋洛的语气听起来委屈巴巴的。
    “强词夺理!”
    “哈哈哈好了好了薯片小姐不生气了!我保证就这一次!”
     “哼……”
     “薯片小姐的礼物送完了,我该送我的了!”
    “又不是我过生日……”
    “那也要收!还有薯片小姐的唱功要是在我的教导下肯定会更好!”
    “你要教我唱歌?”
    “可以这么说!我现在,要把那首‘爱的告白’,很认真的,唱给薯片小姐你听。”
    他清了清嗓子。
    “♪有一首歌,想唱给你听,给世上最努力的你。♪”
    “♪……今天的我,想向全世界大声宣布——我爱你,I love you.♪”

【叨叨】
    结尾真的好草率……

    话说我明天的生日叻!和洛洛离得好近!

【李泽言】【同居30题】

九.相隔两地的电话

    李泽言又出差了,毫无征兆的,出差一周。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今天下班的时候,公司楼下没有看到他的车,等了快二十分钟,我给他打了电话,竟然关机。
    关机?!
    我又打电话给魏谦,没想到他竟然出差了。
    “魏谦,我给李泽言打电话他不接,你在他身边吗?”
    “啊李总今天紧急有点事出差了,他现在在开会。”
    “出差了!?我都不知道……今天下班没看到他来接我,打电话也不接,就有点担心。”
    “抱歉啊因为这个会议很突然,所以在我刚刚接完电话就和李总走了,他可能也没来得及通知你。”
    “这样啊……那我回头再打给他好了。”
    “三个小时后,李总应该是在休息,你可以打给他!”
    “好的,谢谢你了。”

三小时后——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剩下的方案明天再进一步完善。”李泽言揉了揉眉心,草率结束了这次会议。他实在是太累了。也不知道那个让人担心的白痴怎么样了,没来得及和她说就出国了。
    “魏谦,回酒店。”
    “好的李总。”
   
    我约摸着等了三个小时,拿起手机给李泽言打电话。按照时差算,他在那边应该是晚上七点左右
    机械的“嘟——嘟——”声响了有大概有五下,李泽言才接起。
    不等他先开口。
    “喂李泽言,你在那边怎么样?你们那里应该是晚上了吧,你吃饭了吗?累不累?会开完了吗?你……”
    “白痴……”
    “你!我这么关心你你还说我白痴!”
    “我说你白痴,是因为我的突然离开并没有使你生气,你反而来关心我。”
    “我不关心我关心谁啊!”
    “呵。因为我感觉好像很多女人对于这种情况好像都是要大吵一架。”
    “……不许回避问题!”
    “我开完会了,还没有吃饭。至于累不累……反正都无所谓。本来很累的……”
    他停住了,没有继续说。
    “那然后呢?”
    “然后,接到了某个笨蛋的电话,我就不累了。更何况……”
    “求你不要说话大喘气……”
    “更何况你很理解我的工作。”
    “这有什么的呀!说不定我以后也有这种情况!”
    “按照你们公司现在的发展状况来看,不太可能。”
    “你!!太过分了!”
    李泽言笑了起来。
    “放心,华锐会给你们最大的帮助。”
    “哼,不需要!”
    “哦?那我拭目以待。”
    “你快给我去吃饭!”
    “不饿。”
    “不行,快去吃,不然对身体不好!”
    “不吃晚饭没什么影响。”
    “……不行!就是不行!你赶紧吃!要不然咱俩视频,我盯着你吃!”
    “好。”
    “……!?”
    居然答应了?
    “怎么不说话?”
    “我以为你会说幼稚……”
    “白痴。”
    “哈……哈哈……大差不离吧。”
    “知道为什么我同意吗?”
    “不知道……”
    “因为我想看看,我那个生气的小笨蛋。”
    “……吃饭吧你!”

【李泽言——同居30题】
八.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今天的李泽言格外的忙,难得的,是在家里忙。
    “李泽言,你今天竟然没在公司加班?”
    “怎么,还想把我哄走?”
    “没有啦……就是觉得你不在公司加班很少见。”
    “今天都是一些比较普通的文件需要我看,没什么重要的,需要及时处理的,我就带回来了。”
    “哦……”
    “饿了么?我给你做饭吃。”
    “好!”
 
    李泽言做饭的时候也仅仅是脱掉了西装外套,里面还是穿着黑色衬衫和领带的,再围个围裙……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围裙我买的!粉色的!我磨了他好久他才同意穿的!
    所以说不出来的感觉……可能就是来源于这么一个大男人穿着正装外面还套了个粉围裙。

    李泽言吃饭很快,还没等我吃完,他就回书房去看文件了。
    唉,这个人,说不忙,也是忙的要死。碗平时都是他刷,今天就我刷好了,要不然他太累了。
    刷完碗,我悄悄上楼,打开书房门,发现李泽言躺在地板上,一只胳膊被枕在头下,手里拿着手机……一动不动的。
    好像是,睡着了?
    躺在木地板上……也不嫌冷啊。看上去很累。
    算了,干脆和他一起睡地板好了!想想都觉得新鲜。不过,他很喜欢在地板上坐着或者躺着,我觉得这个习惯很不好,容易着凉。
    从卧室拿出被子,轻轻的盖在他身上,把他手中的手机拿走,又悄悄整理了一下文件。我躺下后,从他身后抱住他。
    只穿了一件单衣的他身上还是有些凉。
    “……悠然?”
    “李泽言你醒了?”
    “嗯……”
    李泽言翻了个身,抱住我。
    “怎么和我一样躺在地板上?上床睡,不然着凉了。”
    “还说我呢!我偶尔一次,你这都成习惯了,要改!”
    “习惯很难改。”
    “那也要改!你自己都说会感冒的。”
    “我这个习惯就好像你那个睡觉前必须扒在我身上一会儿一样难改。”
    “我哪有!”
    “你怎么没有?刚才某人好像就从我身后……”
    “那叫抱!不叫扒着!”
    “呵,反正都差不多。”
    “差远了!你给我起来上床睡觉!”
    “学会命令人了?我文件没看完呢。”
    “不许看!给你没收了!”
    “没事,还有别的。”说完,他拿起了身边的iPad。
    啧,怎么没看见这个。
    “没收没收统统没收!”
    “那我就睡地板。”
    “李泽言!!!”
    “唉,这个习惯看样子是改不了了。”
    “我,文件,地板,选一个!”
    “嘶……”
    “分手吧!我超级生气!”
    “好了好了,逗你的。我选你,文件不看,改睡地板的坏习惯,嗯?”
    “哼,这还差不多!”
    “好了,睡觉吧。今晚我们都早睡。”说完,李泽言用一种抱孩子的姿势把我抱进了卧室。
    “李泽言……”
    “你真的下决心改了?”
    “嗯。”
    “那我不改!”
    “嗯?”
    “我依旧要每天扒在你身上!”
    “都依你。”
    “李泽言最好了!”
    “小白痴。”

【叨叨】
    不走心。

    好想要交缠视线(╯-_-)╯╧╧

【李泽言】【同居30题】

七.浏览过去的相片

    李泽言的姑姑给我的那张李泽言小时候的照片,被我放在了一个看似……很隐秘的地方。
    我书桌抽屉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里。
    想看了就拿出来看一会儿,毕竟小时候的李泽言实在是太可爱了,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让他的脸变成了一张帅气的扑克脸。
    正当我痴痴的对着照片里的小正太傻呵呵的笑的时候……
    “在看什么?”
    完了!李泽言来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想把照片藏起来,却发现桌子上没有可以让我藏着的地方。
    “拿来。”
    “不行!”
    “难不成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才没有!”
    “那为什么不给我看。”
    “不行啦……真……喂!”
    李泽言用很暴力的方式抢走了那张照片……
    我觉得他的脸很黑。
    “哪来的?”
    “不告诉你!”
    “说不说?”
    “不说!”那张照片是李泽言姑姑偷偷给我的,那她应该是不想让李泽言知道。
    “呵,我姑给你的吧。”他的眼神中透着“我什么都知道”。
    “呃……嗯。你怎么知道的?”
  “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好好好,我们李泽言最厉害了!”
    他的表情缓和了一点,看样子李泽言比较吃这一套。
    “不过,你小时候这么可爱,怎么现在……”
    “现在怎么了?”他挑了挑眉。
    “现在……现在也很可爱!李大可爱!”
    “哼,我是用可爱形容的?”
    “为什么不是,在我心里你最可爱了!”
    “呵。不过我姑姑竟然会把我小时候的照片给你,真是奇怪……”
    照片里可以看出来那时候是在冬天,下着雪,小李泽言坐在雪地上,手中捧起一把雪往天上撒,脸上的笑甜甜的。
    真是……太可爱了……
    “何止照片啊……”
    “她还给你什么了?”
    “没有没有!”
    “说不说?”
    “是叔叔……”
    “什么?”
    “红包……说是你们那边的习俗,不过绝对不是!哦说到这个我得把钱还给你,这实在不能收。”
    “过万就不用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什么不知道?”
    叔叔肯定不会跟他说,那大概就是姑姑了。
    ……唉。
    “你看了我小时候的照片,是不是也该给我分享一下你的?我记得你一直保存着个相册。”
    这算是报复吗……
    “好吧好吧,我给你拿。”

    那个相册里基本都是我和爸爸在一起照的,当然,也有爸爸给我照的很多单人的照片。差不多……都是好小好小的时候了。
    “你看,这张是我在一片山林里,这个山可偏了,但是风景很美,还有好多小动物!这个是在一家漫画店里,哦,这个漫画店是在山下的一个夜市里。钱一段时间我还去那里了呢,店长胖叔叔竟然还记得我……他还给了我爸爸生前给我买的《小王子》……因为我一直没有去拿,胖叔叔就一直在等我,没有关店。”
    “那……那个店长人应该不错,和你爸爸关系应该也很好。”
    “对啊对啊,我小时候经常去的!”
    “不过……你说你前一段时间又去了?”
    “是啊。”
    “以后一个人不可以去那种偏地方。”
    “不是一个……呸。”
    “呵。”
    “呃是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啦在一起相互照应嘛哈哈哈……”
    “两个女生也不要去。”
    “不是两……”
    “呵。”
    “……”
    得,就这么入套了。
    “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我接下来要问什么。”
    “呃……也没和谁,就是和许墨啦。他总可以吧!”
    “不可以。除了我,谁都不行。”
    “东亚大醋王……(小声逼逼)”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总觉得有点对不起李泽言……那时候我们两个还没有确认关系,依稀记得许墨安慰我的时候……我们好像还那啥了一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那张照片,我觉得你的表情很傻。”
    “哈?”
    “不觉得?”
    “李泽言!你过分啊!明明很可爱!”
    “幼稚。”
    “你才幼稚,你个大幼稚鬼!”

【叨叨】
    借助一下许教授的山林之约~

【当你要离开他们时】

*假设四位男主知道自己是纸片人
*女主采用官名悠然

【李泽言】
悠然:李泽言……
李泽言:怎么了?
悠然:我……
李泽言: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悠然:不是……
李泽言:我哪一次没有帮你?
悠然:……不是,我没有需要你帮忙的。
李泽言:那你找我干什么?
悠然:我……要走了。
李泽言:走?离开恋与市?
悠然:可以这么理解,在我的世界里生活,不再来恋与市,不再登录游戏。
李泽言:随你。
悠然:……
李泽言:即使我是一串无用的代码,我也是个有感情的人。不知道在你们那边,我的evol有没有用。暂停时间,一直暂停,直到你忍受不了,回来找我。
悠然:李泽言,可……
李泽言:我会一直等你。不需要你的解释。
李泽言:哪怕时间一直暂停,我们这里的时空,出现错乱。

【许墨】
悠然:许墨……
许墨: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悠然:我有事想和你说,但……
许墨:但是又有些犹豫,对吗?(笑)
悠然:是。
许墨:让我来猜猜。从你这几天对我爱理不理的表现来看,你在试图远离我。可是你今天又来找我,大概,是要告别?
悠然:是……
许墨:小悠然也要抛弃我了吗?
悠然:对不起许墨,这里的一切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
许墨:所以,你不再回来了?
悠然:嗯……
许墨:小悠然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所谓的“纸片人”,不是普通的人,没有感情,所以离开也无所谓?(笑)
悠然:不是的许墨!我……
许墨:好了,不用解释了。
悠然:许墨……
许墨:我改变不了你的心,你要知道,就算我们是代码,可也有记忆,也有感情。
许墨:……我们见不到了呢,或许又能见到。
许墨:在梦里。我一定要让你的梦里,全部都是我。

【周棋洛】
悠然:周棋洛。
周棋洛:薯片小姐今天好严肃!
悠然:嗯……
周棋洛:怎么了薯片小姐?
悠然:我要走了。
周棋洛:去哪里?好玩吗那个地方?好玩的话记得和我分享!
悠然:不是的……
周棋洛:我知道了。你是打算,不再玩这个游戏了对不对?
悠然:是……
周棋洛:薯片小姐你太狠心了!
周棋洛: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告诉我,超级英雄帮你解决!
悠然:没有,没有任何麻烦……
周棋洛:薯片小姐可不要小看我。
悠然:啊?
周棋洛:就算周棋洛不在你身边,可还有key——他是随时随地可以侵入你的电脑,手机——无论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你,我的薯片小姐。
周棋洛:你一定要等着我,说不定哪天我就打破了这堵墙——去找你了呢。

【白起】
悠然:白起学长——
白起: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悠然:没有没有——就是来,和你道个别。
白起:你要去哪?
悠然:全心全意的在我的世界里生活……
白起:你还会回来吗?
悠然:或许,不会了。
白起:……
悠然:学长……
白起:你说过,会一直在我身边。可是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假装不在意,也还是会离开。所有人,都……
悠然:学长我不会忘记你的!
白起:仅仅是不忘记吗……
白起:你要是想我,就打开窗。我会在风里,一直,一直,一直陪伴着你。
白起:不能直接喊白起,你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白起: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幸福的生活。

【叨叨】
    我的临时保存里现在还存着当他们来到了你的世界……可是没动力写啊估计也没多少人看,就先码了个这个。
    我的同居三十题啥时候能写完啊TAT

【李泽言】【同居30题】

六.大扫除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还是个李泽言不用加班的周末,我觉得可以好好休息,睡个懒觉什么的。
    可是。
    悠然!你想多了!李泽言会放过你吗!
  
8:00
    熟睡中的我被一阵刺眼的光弄得极不自在。
    “李泽言——你把窗帘拉上!”
    “起床了。”
    “不要!好不容易有个可以休息的周末,我要睡觉睡觉睡觉睡觉!”
    “啪——”我觉得我的pipi先是一凉,然后一阵疼,我马上就清醒了。
    “李泽言你竟然打我!”
    “既然太阳晒不到你屁股,那我就只好打一下咯。”
    “哼!”
    “起床吧。”他揉了揉我的头。
    “坏蛋!”
    “就算我是坏蛋,也改变不了你现在要起床的现实。”
    “哼!”
    我不情愿的起床,幽怨的盯着李泽言,直到我进卫生间洗漱。
   
    下了楼发现他在给我做早餐,唉,美食面前,不忍心说他什么了。就算是早饭也做的很好吃的李泽言,我原谅你了!
    “赶紧吃,吃完还有事要做。”
    “啊?要去公司吗?你今天不是不加班吗?”
    “……我说要加班了吗?”
    “那干嘛?”
   “大-扫-除。”
    我可能听到了自己的头撞击桌面的声音,很闷,估计是李泽言的手挡了一下。
    “撞桌子也没用。”说着,他起身。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放到了我的头上,拿下来一看,竟然是大扫除的时候戴的那种尖尖的纸质帽子。
    “李泽言你竟然还会做这种东西!”没想到啊老李。
    “……买的。”
    “行吧,为了你买的这个……我就好好打扫打扫!”
    李泽言啊李泽言,你以为我傻吗,你的面部表情就在说:那是我折的不是我买的!
   
    其实说是让我和他一起大扫除,我觉得自己也没干什么,基本上都是他在不停的扫啊扫,拖啊拖,擦啊擦的,本来还想帮帮他擦房间里的摆件,结果……
    “算了,还是我来吧。”
    “为什么!”
    “怕你给我摔碎了。”
    “然后赔不起是吧?”
    “其实赔不赔都无所谓。反正……”
    “反正什么?”
    “没什么,你去沙发上坐着吧,等着吃午饭。”
    “所以你早上把我揪起来说和你一起大扫除!我干什么了!”
    “你一直都陪着我。”
    “我去做饭……”
    他拦住了我。
    “为了厨房的安全起见,还是我来吧。”李泽言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他想起来我上次那悲惨的做饭经历。
    “……我去睡觉,可以不。”
    “不行。”
    “李泽言……!那我到底能干嘛!”
    “帮我拿东西就好。”
    “……”
    说实话,我这一早上除了帮他拿东西其他什么都没干。
    他一个人也会累啊!还不让我帮忙!
    看样子以后大扫除还是我主动一点比较好……

    “发什么呆呢?帮我拿一下扫帚。”
    “啊?哦……”
    不行。这个老男人打扫卫生都这么帅,太犯规了。
    “李泽言,其实……你完全可以找人来帮忙打扫啊!家里那么大,你又不让我帮你……”
    “不需要找人。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可是!”
    “笨蛋。”他点了点我的鼻子。
    不对,他的眼神不对!
    “你是不是……往我脸上抹灰了!”
    “难得聪明一回。”
    “李泽言!!!”
    “还想要?”
    “李泽言是大坏蛋!!”
    “呵。”

【李泽言的内心活动总结】
    1.她应该发现不了那东西是我折的。
    2.打碎我的东西是要赔,可是她赔不赔都无所谓。反正人都是我的。
    3.她帮我最大的忙,就是一直陪着我。